大花蕙兰标准差距在何方,蝴蝶兰盆花分级亟待

2019-10-10 作者:农业   |   浏览(108)

怎么分级光凭“数数儿”同一级别质量迥然不同 在本报刚刚结束的2008年宵花调查中记者发现,目前生产企业比较通用的蝴蝶兰盆花等级标准看似比较明确,其实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A级花的标准有多个“版本”,不同的生产商其质量标准各有差异,经销商对标准的衡量也各不相同。记者在采访中也听到不少消费者有这样的反映,同样买的是A级花,回家后的表现可大不一样,有的花期能达到1个多月,而且每个花苞都能开花,而有的不到20天花瓣就萎蔫了,花苞也根本开不了。不少消费者抱怨:“既然按等级定价销售,同级产品的差距咋那么大呢?”那么蝴蝶兰盆花等级标准究竟该什么样呢? 据了解,目前蝴蝶兰生产企业和经销商默认的所谓“标准”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一般认为只要花朵数能达到11朵以上就是特级,8朵至10朵为A级,六七朵为B级,5朵以下通称为C级。“但如果生产企业仅仅按照这个标准来定价,很难符合市场要求。因为同样是A级货,品质差异却非常大,很难说服消费者。”有着10多年蝴蝶兰专业营销经验的北京靓馨花卉公司总经理王振华告诉记者,如果仅按花朵数分级,同等级别的蝴蝶兰市场反应却大不相同。从市场销售情况来看,蝴蝶兰花朵排序整齐的明显比排序不整齐的受消费者欢迎,同一品种花瓣大的要比花瓣小的受欢迎。例如,市场上最为常见的大花型V3白花品种,其花瓣直径至少要达到10厘米才有资格按照花朵的个数进行等级划分;如果花瓣直径小于10厘米,即便花朵数达到了11朵以上,也不能定为特级。目前一些蝴蝶兰生产企业一味追求花朵数量,认为朵数越多,等级越高,价格也就越高,这是造成蝴蝶兰同级差异大、市场价格混乱的根本原因。 而作为我国较早从事蝴蝶兰盆花生产的企业之一,昆明庆成花卉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彩凤告诉记者,尽管每个生产企业都有自己的质量等级标准,但由于种苗质量、生产设施、管理水平以及后期的催花控制等因素,生产出来的蝴蝶兰品质各不相同,所以甲企业生产的A级花与乙企业生产的A级花品质是无法达到一致的。另外,再加上品种之间的差异,同级产品就更没有可比性了。例如,一些带香味或变异的特殊品种,尽管花朵数量达不到等级标准,但照样可以定价很高。因此,蝴蝶兰生产企业的销售多是靠几个比较固定的经销商来运作,因为他们对该企业的蝴蝶兰产品质量标准是比较认可的。 难道蝴蝶兰就没有一个统一的质量等级标准吗?据记者了解,2004年7月,国家林业局科技司委托北京林业大学林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承担了蝴蝶兰盆花产品质量等级国家标准的编制工作。2006年7月,“国标”的初稿基本完成,目前正在进行最后的审定。据负责编写标准的北京林业大学博士袁涛介绍,此次编制的蝴蝶兰盆花产品质量等级国家标准不仅对蝴蝶兰的花色、花形、花莛、花朵数等几方面进行了严格的等级评定,而且还对品种特性、整体效果以及茎、叶、根部的状况和病虫害等多个方面进行了综合评定。也就是说,蝴蝶兰等级划分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单纯以花朵的数量为依据了。

农业,“花卉不是工业产品,没必要实行标准化生产。”“花卉产品如果不实现标准化生产,就会出现品质良莠不齐、市场价格混乱等问题。”“国外花卉产品早已实现了标准化生产,这证明花卉标准化生产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已经在业内争论了多年的花卉标准化生产问题,近期又在大花蕙兰上体现并有较大分歧。那么,大花蕙兰到底该不该有质量等级标准呢?业内人士对此提出了不同的观点。 观点一:常规品种应细化标准 目前,市场上销量最大的大花蕙兰仍以常规品种为主,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普通直立型。而这种类型的大花蕙兰质量等级标准非常宽泛,有的仅凭单株花箭的多少来衡量,而对于花色、叶片、根系等方面往往因没有统一的标准而产生争议。为此,一些大花蕙兰生产企业开始制定企业自己的质量等级标准。 据云南江川金兰园艺公司总经理李建明介绍,早在三年前,该公司就制定了一套企业内部的大花蕙兰成品花质量等级标准。共分3个等级,其中一级品的标准描述如下:植株丰满,形态优美,整体协调,主视面明显;叶色正常,叶态优美,排列有序,光泽度强,无病虫害斑点,机械损伤不超过5%;花色纯正,间距均匀,鲜艳光亮,花瓣宽圆,唇瓣与花瓣色泽对比鲜明;花朵排列整齐,每箭花朵数大花型10朵以上、中花型15朵以上、小花型20朵以上;单株花箭不少于4支,花箭整齐,高度至少达到80厘米,且花的开放度整齐一致。 但由于生产设施、栽培技术和地域环境等差异,即便是同一个大花蕙兰品种,企业与企业之间的质量等级标准也不尽相同。对于经销商来说,究竟什么样的标准是好花,仅凭企业自己制定的等级标准是很难判断出来的。因此,经销商在订货时只能一家一家亲眼去看,“货比三家”后,才能确定买谁家的货。据北京花卉经销商王先生介绍,由于各生产企业标准不一,所以他们在订货时非常慎重,首先是调查生产企业的种苗来源,随后还要从种苗供应商那里了解该品种的特性,有了品种特性作比照,就可以对生产企业的产品质量进行评价,这也是经销商与生产商讨价还价的依据。但不少经销商还是希望常规品种的大花蕙兰质量等级标准进一步明确和细化,这不仅有利于提升大花蕙兰品质,而且更有利于统一市场价格。 观点二:特殊品种不宜“一刀切” 大花蕙兰品种众多,除了常见的‘红霞’、‘黄金岁月’等直立型品种外,还包括小花型、拱型、垂花型等,而且每种类型又有很多不同的品种。由于品种特性差异大,对于这些特殊品种来说,目前各生产企业还没有形成一个完善的质量标准。2006年7月,国家林业局科技司委托北京林业大学林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编制的《大花蕙兰盆花产品质量等级国家标准》也只涉及到常规的直立型品种,而特殊品种并没有列入其中。 “自从去年成立大花蕙兰产业小组以来,我们也在着手考虑制定大花蕙兰质量等级标准。但征求了一些大花蕙兰生产企业的意见之后,大家一致认为,常规品种要制定出统一的质量等级标准目前尚且是件难事,而对于特殊品种来说,市场占有率小,品种特性明显,再加上区域种植差异等因素,‘一刀切’的质量等级标准似乎并不适合。”大花蕙兰产业小组负责人、云南英茂花卉产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范昆告诉记者,随着花卉产品同质化竞争压力的日益加剧,企业只有依靠不断推陈出新才有发展后劲,新品种成为企业追逐的最大盈利点。拥有其他企业没有的新品种,企业就意味着拥有了该品种的质量标准和销售定价的主动权。因此,对于特殊品种来说,生产企业关心的不是质量标准,而是能否生产出更多的“物以稀为贵”的特殊品种。 观点三:种苗生产必须标准化 据了解,目前我国市场上种植和销售的大花蕙兰品种几乎都是来自韩国、日本等国家,生产企业对品种特性不够了解,在栽培技术上只能不断摸索前行,品质很难提高。另外,国外品种在我国引进种植也存在“水土不服”问题,因此要想提高大花蕙兰成品花品质,必须从种苗质量抓起。 “由于我国大花蕙兰产业起步较晚,生产技术仍在摸索中,因此成品花质量等级标准一时间还无法统一,但种苗生产是完全可以制定出统一的质量等级标准的。”浙江传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倪惠珠告诉记者,大花蕙兰从最初的只有清一色进口成品花,发展到进口种苗在国内培育成品花,现在80%的种苗实现了国产化。种苗品质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成品花的质量。因此,种苗生产必须实行严格的标准化控制,质量标准也应该有明确的规范,例如同等尺寸规格的组培苗株高应该达到几厘米,拥有几片叶、几条根等。据悉,目前他们公司已经制定出一套比较详细的大花蕙兰种苗生产质量标准。 除了严格规范种苗生产外,还要加紧培育在我国土生土长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品种。目前已有企业开始利用野生品种资源与栽培品种进行杂交育种,大花蕙兰品种国产化将有望成为现实。

访天津立特比兰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销售副总罗婉庭 作为年宵的主打花卉,蝴蝶兰一直在盆花销售中占有较大的市场份额,在欧美等地的拍卖市场里,蝴蝶兰常常是盆花销售排行榜的冠军。然而与蝴蝶兰盆花的独领风骚相比,蝴蝶兰切花却远没有那么风光。日前,记者在采访天津立特比兰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销售副总罗婉庭时了解到,受制于生产技术和生产规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蝴蝶兰切花对生产者来说仍是一块鸡肋。 盆花波及切花价 生产技术仍欠缺 目前,我国蝴蝶兰切花生产仍是蝴蝶兰盆花生产的补充,国内市场销售的蝴蝶兰切花大多是一些滞销的盆花品种。罗婉庭透露:“蝴蝶兰盆花价格较高是影响切花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对生产者来说,蝴蝶兰切花单支价格在15元以上才有利可图,但这个价格对消费者来说较贵,而每株15元的价格对盆花销售来说并不难。今年国内市场出现的低价蝴蝶兰切花,都是出口受阻的小品种,这些产品的品质和供货量都不稳定,对蝴蝶兰切花发展不利。” 此外,蝴蝶兰的物流保鲜技术仍不成熟,物流过程中的损耗率在5%以上,而国外消费者对蝴蝶兰切花的特殊需求也给生产者设置了很多门槛。以分级包装为例,蝴蝶兰切花的出口包装要求保护膜不能在花朵上,每朵花都不能重叠,各个等级的蝴蝶兰切花对花朵数都有精确的要求,只能严格按照数量分级,花朵数较多反而是不合格。罗婉庭表示:“对生产者来说,增加花朵数比较容易,减少花朵数则很难,因此往往是A级品好做,C级品难做。同时,蝴蝶兰的商品化品种较多,每个品系对采后环境的要求也不一样,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切花销售的难度。在采后过程中的遮阴、保鲜处理、乙烯控制、冷藏时间和温湿度控制等环节,都需要生产者在实践中不断摸索,短时间内是无法完全掌握的。” 单户生产风险大 同行携手谋整合 据悉,蝴蝶兰切花出口在欧美花卉发达国家也是刚刚起步,日本是蝴蝶兰切花消费最大的市场,也是生产者的目标市场。“蝴蝶兰生产企业希望切花项目可以降低企业生产风险,但是眼下生产蝴蝶兰切花的企业都是冒着极大的风险。一份1万支切花的订单,对企业来说就意味着要准备约10倍数量的开花株以保证选择统一标准的产品。完成订单后,消化剩余产品则是一个难题。因此,独自稳定地完成订单,对任何一家企业都是极大的挑战。”罗婉庭说。 对于多数国外客户来说,小订单不但会使他们在消费者中的推广成本增高,而且操作起来也不现实,因此他们往往追求一种长期稳定的合作,给生产者的都是数量较大的订单。罗婉庭说:“我们也曾尝试联合国内数十家规模较大、品质较好的蝴蝶兰生产企业,通过品种和生产规模的整合来运作国外订单,但是由于多家综合的产品品质相差较大,无法统一而夭折。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同行能参与到蝴蝶兰切花的产业整合中来,一方面建立统一的生产标准,扩大生产规模,另一方面积极开拓东南亚、欧美等有不同需求的市场,为各个等级的产品都找到适宜的消费市场。”

本文由www.954.com发布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大花蕙兰标准差距在何方,蝴蝶兰盆花分级亟待

关键词: www.954.com